文章
  • 文章
搜索

微信联络号

首页 >> 苏姓书画院 >>书画院会员 >>苏永祁│文学 >> 从一篇墓志铭看《四库全书》之错失(苏永祁撰文)
详细内容

从一篇墓志铭看《四库全书》之错失(苏永祁撰文)

001从四库全书.jpg

 

2010年10月20日  (摘自大公报 作者:苏永祁)

 

        应友人之托,有机会首次与《四库全书》零距离接触,从而发现了《四库全书》的一点“秘密”。

 

  北宋吕陶撰《净德集》,其卷二十七收录了《静安县君蒲氏墓志铭》。此墓志铭是北宋眉山三苏(苏洵、苏轼、苏辙)的一件族史史料,文中称“夫人蒲氏”是“赠太中大夫苏公涣之冢妇,太子中舍不欺之妻”。而苏涣正是苏洵之胞兄,苏轼(东坡)之伯父。不欺是苏涣之子,苏洵之侄,苏东坡的叔伯兄弟。可见蒲氏夫人墓志铭对研究眉山苏氏族史的重要价值。为此,热衷研究苏氏族史而身居农村的宗亲要我一定设法到沪地图书馆找到《净德集》,复印此墓志铭。

 

  经上海图书馆古籍室工作人员指点,我顺利地在台湾商务印书馆发行的《景印文渊阁钦定四库全书》第一○九八册集部三十七别集类《净德集》卷二十七中,找到了《静安县君蒲氏墓志铭》(以下简称缮本),并允许查阅和复印,从中果然看到了蒲氏夫人的身世、生平、人品、子孙衍脉等千年前的文字史料。

 

  《四库全书》是煌煌丛书,清乾隆三十七年(一七七二)开馆纂修,纪晓岚任总修,动员大量文化英才参与,集全国遍搜的文献,经十年始成。共收书三五○三种,七九三三七卷,分经史子集四部,故名四库。全书缮写七部,分藏文渊、文源、文津、文宗、文汇、文溯、文澜七阁。历经岁月沧桑,今已严重散失,所以台湾影印出版现存台湾的文渊阁四库全书是大好事。《静安县君蒲氏墓志铭》全文二九二字。除文题九字单列一行外,正文二八三字分二十七行,每满行二十一字,第二十四行因行文需另起行而只有三字,末段只有五个字。

 

  然而,又查阅了武英殿聚珍版,清乾隆四十二年(一七七七)福建刻本的宋吕陶撰《净德集》(以下简称刻本)之后,两相对照,却发现两者的墓志铭虽然总字数、行数、各行字数均相同,但文字是有不相同的。

 

  一、缮本的正文第一行是:“夫人蒲氏世为阆中赠太子少保讳颖士人之曾孙赠”。刻本的正文第一行则是:“夫人蒲氏世为阆中人赠太子少保讳颖士之曾孙赠”。显然,刻本正确,缮本是将“人”字抄错了位。

 

  二、缮本的正文第六行是:“道亦喜读书娣似族属无闲言寡姑继没有季女未嫁”。刻本的正文第六行是:“道亦喜读书娣姒族属无闲言寡姑继没有季女未嫁”。看来,刻本的“娣姒族属”是正确的。

 

  三、缮本的正文第九行是:“尤敬于祖先凡岁时岁献与忌日之奉其炮燔烹饪之”。刻本正文的此行是:“尤敬于祀先凡岁时荐献与忌日之奉其炮燔烹饪之”。应当说刻本之“荐献”是正确的。

 

  四缮本正文之第十二行是:“之义中舍君之亡失夫人持诸孤而哭曰汝父弃不待”。而刻本的此行是:“之义中舍君之亡夫人持诸孤而哭曰汝父弃汝不待”。缮本比刻本多了“失”字,少了一个“汝”字,但综观全文这是缮本的错误,刻本是正确的。

 

  笔者在此主要不是就考证史料内容来说问题,所以不去详列全文了。但是从古籍版本的考证来看问题,则深感这墓志铭的两个版本说明了版本学是门重要学科。区区不足三百字的一个《静安县君蒲氏墓志铭》,在《四库全书》中犹如九牛一毛,可是反映了将不同版本的古籍作比较所具有的特殊意义。同时,通过这种比照,使我发现了对《四库全书》不能迷信,古时即使奉皇命缮写这么重要的皇家文献的人员,照样在隐瞒错误和欺骗校对者,而校对者也是马虎应付。其手段就是缮写错了不改错,不污页面,让人不细校看不出错,把字数、行数摆平了就能蒙混过关。只求尽量在本行内作添减字,以不涂改又不错行数即可不必重誊。管此一斑,《四库全书》其它部分恐少不了有此伎俩。

地址:上海松江九亭金地广场2号楼1308室

邮箱地址:


        suqingzhao@sxwh.net.cn

       

网站导航

苏姓文化企业

天下苏姓一家亲

上海苏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Shanghai Su Surname Culture Communication Co . ,ltd

苏姓文化

苏姓书画院

微信公众号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返回顶部 seo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