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文章
搜索

微信联络号

详细内容

苏荣

注:以下内容转载自“天下苏氏信息平台


苏荣:九死一生的战场生涯


01.jpg

原海军上海基地副司令苏荣将军


        或运筹帷幄,或身先士卒,现代战争的参谋必须是多面手。今天的《强军梦 峥嵘岁月》就将聚焦这样一位高参——原海军上海基地副司令苏荣将军。今年93岁的苏荣于1940年参加革命,以学生身份为掩护,进行谍报工作。


02.jpg

        作为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的见证者和参与者,苏荣传奇的战场生涯,为那一段波澜壮阔的激昂历史,作出了不可复制的独特注解。



 苏荣:少时抗日 戎马一生(附照片)


03.jpg

①耄耋之年的苏荣敬起军礼,仍老当益壮,英姿飒爽。本报记者 付鑫鑫摄


04.jpg

苏荣老将军在回忆抗战经历


        75年前,1940年9月上旬的一天,日本侵略军在江苏东台进行大扫荡,百姓四处逃难。


        时年15岁的苏荣和两个小伙伴,走到一条小河边准备躲起来。突然,三个手持步枪的日本鬼子追了上来,发现3个少年后立即开枪。


        “子弹从我耳边穿过,前面的小伙伴中枪后,倒地身亡。”耄耋之年的苏荣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声音有些颤抖,“他就躺在我边上,鲜血直流。这些刽子手竟丧心病狂地用枪托捶捣尸体,还用脚去踩……然后,鬼子又抓住我和另外一个小朋友的头发,强迫我们睁开眼睛看死去的同伴,最后哈哈大笑,狠狠地踢了我们几脚,扬长而去。”


        日军视平民如蚂蚁、草菅人命的一幕,深深地印刻在苏荣的脑中,永生难忘。苏荣说,那一刻,他深刻体会到什么是“落后就要挨打”。也是从那一刻,他下定决心,要投身革命,为死难的同胞报仇,将日本鬼子赶出中国。


05.jpg


好学上进,少时投身革命


        角斜镇位于海安、如东、东台三县(市)交界处,濒临黄海,辖区内多是寸草不生的盐碱地。90年前,角斜镇尚属江苏东台(今归海安),苏荣就出生在那里。


        清末实业家张謇曾在江苏推行沿海垦殖,即将荒地、盐碱地变成熟地,并免费租给当地农民种植。等收获时,再派人来“估租”,看一亩地能长多少粮食。


        “熟地种不出来玉米,但棉花还是可以的。”苏荣说,他家那两三亩地收的棉花很少,交租后大概能维持3个月左右的生活。


        早年的苏家,父亲在大赉垦殖有限公司当总务,收入尚可。幼时的苏荣还上过一年私塾,可惜,好景不长,父亲被坏人诬告而失业。自8岁起,苏荣就跟着母亲到地主家打短工。为了生活,苏家不得不将苏荣的2个妹妹卖给别家做童养媳。“解放后,我曾经想办法找两个妹妹,但一问都不在了。她们那时那么小,年纪轻轻就死了。”提起旧事,苏荣依然伤怀。


        1937年,父母同时生病,没钱医治,10天之内,双亲相继去世,苏荣成了一无所有的孤儿。言及于此,他双唇紧闭,静默了好一会。


        “父亲在大赉公司有个下属兼好朋友,叫王茂才,山东人,他收养了我。”苏荣说,王茂才很讲义气,做服务工作,还想方设法让他读书,说至少要读到小学毕业,“他对我恩重如山,像父亲一样待我。”


        时值年初,王家儿子即将就读初小二年级的下学期。苏荣便和他一起读初小二年级。


        “我知道王家也不宽裕,能读书非常不容易,所以特别努力。学期末,所有功课都是满分,成了全校第一名。”苏荣说到自己的求学经历时,神采奕奕。二年级结束后,老师告诉他,三年级不要读了,直接上四年级。结果,四年级功课也全是满分,又是全校第一。


        当地没有五年级,为了让苏荣继续读书,王茂才委托一个吴姓的保安队长帮忙,带苏荣到新丰集小学读高小。1940年上半年,苏荣读完高小五年级,再次拿了全校第一。热心的校长发现,苏荣是个孤儿,就专门找他谈话。“根据你的成绩,可以跳过六年级,直接考新四军办的东台县中学。”


        苏荣听了喜出望外,暑假都很努力地补习功课。不料,8月中旬,日本侵略军占领了东台县,他失学了。再后来,他考上了一个初中学习班。班上,日本鬼子天天来监学,士兵拿枪站在那,按照日本教育的一套,讲大东亚共荣圈。有一次,苏荣实在听不进去,态度有点不好。日本人发现后,一把揪住他,要他认真听讲。头发都被抓下来一大把,特别痛。从那以后,他动员同学罢课,直至初中学习班解散为止。


        这一期间,苏荣结识了大丰公司的职员、进步青年蒋健。“他是我革命的引路人和启蒙老师。当时,我就猜他是个地下党员,因为他有许多进步书籍,高尔基的、鲁迅的都有。”苏荣严肃地说道。


        蒋健教给他许多革命的道理,讲中国共产党是为劳动人民求解放的党;讲新四军、八路军是穷人的队伍,是共产党领导的坚持抗日的人民军队等。


        亲眼目睹小伙伴被日军开枪打死后,苏荣下定决心要弃笔从戎,杀日寇。


        1940年10月,蒋健领着苏荣去新四军某部报到。新四军的领导见到苏荣以后说:“根据蒋键同志介绍,我们本来已经决定接受你参军,但今天看到你,身材这么瘦小,个头还没步枪高,马上到战斗部队,恐怕很难适应。我们先将你介绍到苏中根据地下属的盐务管理总场工作,过渡两年再回部队。”


        苏老认真强调了一遍,“当时说好了,过渡两年回部队。等长高了就可以参军上战场了。”


        后来苏荣回到大赉公司,公开身份是练习生,实为我抗日民主政府盐务管理总场驻大赉公司的代表,直接归盐务管理总场主任顾国靖领导。职责是学当会计,按照顾国靖的指示,及时提供大赉在盐务方面的情况。那段时间,苏荣与顾国靖常常睡在一张大床上,彻夜深谈。“他帮我树立了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使我懂得了为什么要参加革命的道理,坚定了我为革命奋斗到底的决心。”


06.jpg

新四军战士在雪地向日军进攻


足智多谋,初战即获大捷


        1942年2月,春节前3天,蒋健约苏荣会面。蒋健告诉苏荣:“新四军本已决定调你回部队,但苏中区二分区敌工部要派人打入大中集(今江苏大丰)伪军旅部搞军事情报。我向组织推荐了你,如能完成任务,比直接回部队杀几个鬼子贡献要大得多。”


        和情报站的负责人孙玲玲接头后,苏荣获知详情:带他到新丰集小学读高小的吴队长父亲,现任大中集谷振之伪军旅部的参谋长,对聪明好学、成绩突出的苏荣一直十分赏识。苏荣需通过吴某在旅部谋个差事,与同学(伪旅长谷振之的儿子)搞好关系,借机出入谷家,争取半年内获取有价值的情报。


        第一次接到秘密任务,苏荣很兴奋。他先到吴家打听消息,得知吴某因战事需要不回家过年。


        苏荣灵机一动,决定到大中集去看他,并请他找工作,理由是家乡被日军频繁扫荡,无法安定生活。


        第二天早上,苏荣赶到大中集敌伪军旅部吴某的办公室。吴某很诧异:“你今天这么早就来啦!”苏荣巧答道:“家里讲你不回家过年,我就提前来给你拜年了。”吴某说:“你今天来得不巧,我要去检查加固防御工事,需要一整天。”苏荣说:“没关系,我先到街上转转,等你回来。”吴参谋长想了一下说:“要不你干脆跟我一起去吧!”


        苏荣心中暗喜,跟着吴某进入军事要地。每到一处,防御部队的军官都向参谋长汇报情况,包括该部人数、武器弹药装备、防御工事存在的问题及改造要求等等。


        “我虽然认识步枪、机枪等武器,但毕竟不懂军事,对防御工事更是一无所知。为了不引起怀疑,我就用好奇和惊讶的口气,公开问他的警卫。”苏荣描绘当时的情景说,吴某听到问这问那,便警告说,问那么多干什么?“我装作若无其事地回答,在这没事,我不懂就问问嘛。”


        联想到苏荣向来刻苦求学,吴某松了一口气说:“你还是那样好学呀!”后来,碰到核心工事,警卫也说不清楚,苏荣就大着胆子直接问吴某本人。趁他得意,苏荣又问:这样坚固的工事,新四军攻不进来吧?吴某马上讲解道:“工事还有许多薄弱环节,有的要重新建造,不是加固就能解决的。前面有个地方对我们不利,很难加固,现在主要依靠巧妙伪装和加强兵力防守。”


        对于这些情报,苏荣默默铭记于心,并将这些内容口述给蒋健,最后汇总成一份完整的大中集敌伪军防御体系加固后的作战能力和兵力部署报告。孙玲玲看后,表扬苏荣说:“过去,从没搞到过这么详细的重要情报。原本打算耗时半年的任务,你在一天之内就完成了,简直是个奇迹!”


        1944年2月,苏荣被送入抗大九分校改建而来的新四军苏中公学,成为第一期学员。学习结束后,选调到苏浙军区司令部下属、战将陶勇为司令的第三纵队司令部,在作战科、侦察科学习参谋工作。


        以前在二分区,苏荣就听说过陶勇的名号——作战勇敢、机智灵活,善于以少胜多、以弱胜强,连日本鬼子都闻风丧胆。能到陶勇身边当参谋,苏荣特激动。三天后,第一次见面,陶勇说:“三纵队欢迎你。今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听到这话,苏荣感动得热泪盈眶,他又有家了,而且是革命大家庭。


        战时司令员口述命令,往往不在地图上交待,因为作战方案是在地图上制定的,首长很熟悉。“那个张庄、这个李庄、还有王庄,首长知道在哪儿,可我们这些传达命令的参谋不可能完全记住。光讲两三个庄,还容易记,可讲多了就记不住了,而且容易弄错。那时,为了绝对保密,不准记录。如果传达错了,战斗失利甚至影响战役的全局,那是大事。”苏荣娓娓道来,于是,他和其他参谋一起研究出来一个有效办法——将战斗区域五万分之一的地图复制在油印的蜡纸上打印出来,参谋人手一份。一旦司令下传达任务时,就请他在地图上交待,这样便不会出错。为此,苏荣还受到司令部首长表扬。


        作为参谋,在前线执行任务,遇到敌人封锁和敌机轰炸扫射,可以说是家常便饭。但在苏荣眼里,无数次上前线传达作战命令,与上战场直接杀敌还是不一样。他一直有个愿望:为少年时惨死的小伙伴报仇。


        后来,苏荣被派到特务团团部当书记,作战科长顾柏到该团当参谋长,帮助该团改造国民党起义的部队。


        在这个团对日作战前夕,苏荣执行任务到战斗班跟班,想上阵杀敌。班长说,打仗不是闹着玩的,搞不好要死人的。后经顾柏同意,苏荣总算拿着步枪,跟鬼子真刀真枪大干一场。


        沙发上,苏荣双手握拳,作出跑步的姿势说道:“枪声一响,我就拼命向前冲,冲到了最前面。那时,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好不容易上战场,一定要多杀几个鬼子。”


        苏荣的女婿常记礼当即补充道,老爷子有个特点,当时无家无眷,孑然一身,了无牵挂。“在部队,他冲锋在前,完全不怕死。”


        “我冲在最前面,在冲锋过程中,听见空中有鸽子飞过的声响。当时还纳闷呢,兵戎相见,哪里来得鸽子。”说时迟,那时快,声音戛然而止的刹那,“咣”的一声巨响,日军的掷弹筒在身旁爆炸,一股热浪将苏荣掀倒在地。


        爆炸后,他控制不住紧张的心情,一边继续往前冲,一边开枪。正好一个日本鬼子撞在枪口上,随后,他又撂倒了2个日本兵。


07.jpg

新四军活跃在江南村庄抗击日军


 戎马一生,为国舍生忘死


        1945年7月,他带领日本反战同盟的同志向负隅顽抗的日军喊话,劝其投降。


        夜间战斗,两军各占一个山头,日军在月光的背阴面,我军迎着月光。只要我军一喊话,目标暴露无遗。第三拨喊话时,苏荣刚一露头,“嘣”的一声,被敌军狙击手一枪打掉了帽子。


        “子弹从头皮上擦过去,掀掉一片头发和头皮,流了不少血。”苏荣用右手在脑门前比划了一下。轻伤不下火线,仗打完以后,苏荣的帽子也没找到。


        1945年12月,对日寇的最后一役——高邮战役爆发。身为华中野战军司令部参谋的苏荣,奉命向前线两个主力团,传达纵队司令的总攻作战命令。他带领两个侦察员,冲过了日寇多道封锁线,但是在快要到目的地时,却被日本鬼子两挺机枪封锁了去路。


        “当时我想,如果我牺牲了,作战命令传达不到总攻部队,必定延误战机。于是,我把作战命令的内容交待给两个侦察员。我对他们说,我先冲过去,万一牺牲了,你们必须继续完成这个任务。”言毕,苏荣仔细观察,利用敌人两挺机枪扫射的两三秒钟间隙,迅速卧倒一滚。“就在我脸部朝上时,子弹把军帽突出的帽舌打穿了一个洞。”


        之后,他快速赶到主力团,及时传达作战命令。最终,整个战役歼灭日、伪军7000余人,缴获了大量武器装备。


        高邮战役结束的当天下午,华中野战军第八纵队(即原苏浙军区三纵队)副司令员彭德清带苏荣到淮安执行任务。当时,他们共乘一辆缴获而来的大卡车,朝北沿着大运河旁的公路向淮安行驶。就在驶离高邮约15千米处,突然出现了两架战斗机,疯狂地向卡车扫射。见状后,苏荣立即叫司机停车,让警卫员掩护彭副司令赶快下车离开公路,向东北方向沿着壕沟隐蔽起来。而他自己则沿着壕沟迅速往东南方向奔跑,有意把敌机引开。


        孰料,苏荣抬头观察,竟发现其中一架敌机上还挂着两枚炸弹。为了掩护副司令员,他干脆跳出壕沟,将自己完全暴露给敌机。周边是一垄又一垄的山芋地,苏荣干脆躺倒。随即,两架敌机机首和机尾共4门机关炮,轮番扫射,子弹从苏荣的腋下、脚边射进泥土中,山芋都被打得粉碎。大约8分钟以后,敌机抛下两枚炸弹,在附近爆炸,苏荣全身被泥土覆盖。方圆两三亩的山芋地,被枪弹翻了个底朝天。


        敌机飞走后,苏荣拨开身上的泥土,毫发无伤地站起来。苏荣说:“彭副司令也立即出来找我,他估计我可能已经牺牲了。当彭副司令看到我朝他奔跑过去时,非常惊喜,立即迎上来和我热烈拥抱。”


        回首90年岁月,苏荣说,落后必然挨打。以前,中国的武器装备很差,但中国最终赢得了抗日战争的胜利。关键是依靠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团结全国各族人民不屈不挠地与日本帝国主义抗争。“只有不断弘扬不畏强暴、顽强拼搏的抗战精神,时刻不忘自身肩负的历史使命,方能实现富国强军。”


        抗日战争结束后,苏荣还参加了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从朝鲜战场回来后,陶勇调到华东军区海军任司令。那时,苏荣因病正在南京住院。陶勇通过解放军总高级步兵学校校长宋时轮(原九兵团司令),来做苏荣的思想工作,动员他去海军,继续给陶勇司令当秘书。


        宋时轮说:“海军是个综合性军种,海军业务非常复杂。陶勇司令现在很需要你。”其实,苏荣原本的计划,是痊愈后到坦克学校学习两年。


        正式调到海军以后,苏荣一面工作,一面学习海军业务。一年中大约有半年深入部队各个兵种,实地了解兵种战术。苏荣介绍,不论是演练,还是实战,必须经过周密的计算。比如,水面舰艇在水上作战时,需要考虑水流。逆流会拖慢航速,顺流则会加快航速。同时,还要考虑风向、风力、风速等等。


        “影响水面舰艇航程的各种因素都必须计算精准,然后才知道哪种船在何时到达指定位置。多兵种协同作战过程中,还需考虑各兵种之间的配合和默契程度,如水面舰艇与海军飞机、潜水艇的配合等。”苏荣说,大约一年左右时间,他就基本掌握了海军业务。


        后来,陶勇又将他送到海军最高学府——位于南京的海军指挥学院基本系(即指挥系)六期学习了3年,在海军建设方面也算科班出身,弥补了没能到坦克学校学习的遗憾。


08.jpg

        1939年1月,新四军第二支队三团奔袭芜湖机场外围据点官陡门,半小时内全歼该据点夏明才部200多名伪军,俘敌10余人 


海军外交,接访数千人次


        在海军工作期间,军事外交是苏荣的重要任务之一。他说:“军事外交是国家大外交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以其独特的作用,有力地配合了国家的总体外交,架设了与世界各国军队,加强交流、深化合作、共同发展的桥梁。而且,军事外交是我军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改善国家的国际环境,维护国家利益和安全,促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的重要手段。在近30年军事外交活动中,我参与接待过国家元首、军政首脑,政府、军事、教育、文化、科技等各种代表团和多国访华舰队,大约有数千人次。”


        1978年,法国一艘先进的导弹驱逐舰访问上海。当时,苏荣提出,法国在西方大国中,首先带头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次又突破西方的军事封锁,首先派海军现代化军舰来华访问。这是一次破冰之旅,我们应高规格、热情友好地做好接待工作,使法国海军有一次难忘的经历,让世界各国的海军在羡慕法舰访华的同时,都能向往访问中国。同时,在为上级代拟法舰接待方案时,苏荣特别提出,“应抓住这一难得的机遇,学习西方国家的先进经验,组织我国造船专家对法舰进行‘专业参观’。”


        苏荣的提议得到国务院和中央军委批准后,300多位造船专家登上法国导弹驱逐舰,开展“专业参观”。这次参观改变了我国造船专家落后世界近30年的海军舰船设计理念,对加速我海军现代化的建设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同年下半年,中国海军代表团回访法国,苏荣任代表团副团长。在参观巴黎“法国海军装备展览会”时,刚走进展览大厅,他就被十多个国家的参观代表热情地围住。苏荣笑着说:“他们都是我在国内接待过的老朋友。这些朋友都抢着对我说,你们中国接待法舰访华很成功,我们非常羡慕。我们国家也都想派军舰访华,希望中国政府能发出邀请。结果,展览会我一点都没有看成……”


        甚至,连一位从未见过的美国海军少将,也提出了同样的要求。“我认为,这是坚决执行我党外交方针的结果。而且在坚持原则的前提下,运用创新思维贯彻党的外交方针,取得了更好的成效。”


        随后,许多国家相继派军舰访华,先后有英国、澳大利亚、意大利、瑞典、葡萄牙、美国、加拿大、哥伦比亚、荷兰、巴基斯坦等等,掀起了外国军舰访问中国的高潮。


        从事海军工作近30载,问苏老有什么体会。他说,要做好军事外交工作、取得更大成效,最重要的,是要有忠于党、忠于祖国的爱国之心。既要坚决贯彻我国的外交方针和政策,又要有创新思维。“视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国家利益和军队的现代化建设服务。”



09.jpg

苏荣将军参加“民族脊梁——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系列展”开幕式


地址:上海松江九亭金地广场2号楼1308室

邮箱地址:


        suqingzhao@sxwh.net.cn

       

网站导航

苏姓文化企业

天下苏姓一家亲

上海苏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Shanghai Su Surname Culture Communication Co . ,ltd

苏姓文化

苏姓书画院

微信公众号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返回顶部 seo seo